上海纳为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国盛产投宝山药谷总经理刘涛:产业园区驱动医药创新驶入发展快车道
你的位置:上海纳为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 > 产品中心 > 国盛产投宝山药谷总经理刘涛:产业园区驱动医药创新驶入发展快车道
国盛产投宝山药谷总经理刘涛:产业园区驱动医药创新驶入发展快车道
发布日期:2022-11-23 05:57    点击次数:158

国盛产投宝山药谷总经理刘涛:产业园区驱动医药创新驶入发展快车道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季媛媛 上海报道  生物医药是上海要“集中精锐力量、加快发展突破”的三大先导产业之一。虽然经过多年的发展,上海生物医药产业发展规模和水平已经处于全国前列,并积累了一批创新成果,孵化了一批龙头企业,但是上海目标是要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生物医药产业创新高地和世界级生物医药产业集群。

《上海市生物医药产业发展“十四五”规划》明确提出,到2025年,初步建设成为世界级生物医药产业集群核心承载地。全市生物医药产业规模超10000亿元。

而生物医药产业园区则是上海冲击万亿目标的重要载体和抓手。当前,上海也已明确规划了“1+5+X”生物医药产业空间布局。

其中,北上海生物医药产业园现是五大市级生物医药特色产业园区之一。自被授予“上海市特色产业园区”称号以来,宝山生物医药产业也进入了高速发展的快车道。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北上海生物医药产业园通过建设高品质生物医药研发和产业化载体空间,配套全方位生物医药公用工程设施和一体化解决方案,打造高质量生物医药创新发展生态和专业化服务体系,重点培育和发展高附加值的“生物制品、医疗器械、原创新药”制造,导入企业总部、研发中心、高端生产以及产业链关键环节。

7月21日,在由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发起,21世纪经济报道、21世纪新健康研究院主办的“守沪新生 共创未来——助力上海打造世界级生物医药产业集群”专题线上论坛中,国盛产投宝山药谷总经理刘涛就“如何为生物医药产业高质量发展提供助力?”进行了专题分享。

《21世纪》:请您为我们介绍一下,宝山药谷的产业定位,包括目前宝山药谷聚焦的细分领域及未来会聚焦哪些领域,深耕哪些医药产业?

刘涛:自2020年3月,北上海生物医药产业园被授予“上海市特色产业园区”称号,成为五大市级生物医药特色产业园区之一以来,宝山生物医药产业也进入了高速发展的快车道。宝山药谷,作为上海市重大工程,正在以专业化的生物医药载体为目标建设。宝山药谷总规划面积是200亩,一期100亩正在建设中,今年9月就有部分厂房实现了交付。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体会到医药专业载体专业化、特色化和高品质非常重要。我们产业方向上,重点聚焦细胞治疗、基因治疗和核酸药物这些产业领域。

《21世纪》:在您看来企业在选择入驻宝山药谷的时候,会考虑哪些因素?能否请您举例说明,以目前的一个资源配备来看,在企业入驻以后,会获得哪些方面的便利及支持?

刘涛:宝山药谷是上海市的重大工程,2020年上海规划了“1+5+X”的生物医药产业布局。宝山药谷所在的北上海生物医药产业园,作为“5”中之一,承担了发展生物医药产业的重任。宝山药谷是2020年10月份拿地建设,在设计之初,市、区两级领导要求我们研究生物医药企业的需求是什么?生物医药园区的特色化未来发展方向是什么?在这个研究的过程中,我们已经从需求出发考虑了很多细节的问题。例如,企业在入驻以前首先考虑选址的需求,在企业选址过程中,宝山药谷周边的环境和氛围上有很好的资源、环境优势。其次,在专业化载体方面, 家具除味则是要有专业化的品质保障要求。另外,人才的密度方面,由于医药企业是资本密集、人力密集、知识密集的行业。所以人才密度很重要,这也是上海的优势。企业选址方面,还会考虑到园区层面的专业服务能力,园区管理者对服务的理解或者相互的信任程度非常重要。

生物医药企业一旦落地后要长期进行合作,所以企业选址过程中非常在意政策支持的情况,现在包括上海市、宝山区、罗店镇都拿出对于生物医药企业最优惠、最好的政策来进行扶持、叠加,这些方面在企业选址时都是非常重要的、有很好的促进价值。

《21世纪》:对不同的企业也有不同的招商策略,与其他园区或平台相比,宝山药谷对于企业人才引入、投融资支持、研发实验室的提供方面有怎样的不同?如何看待与临港、东方美谷、张江药谷等园区的差异化?

刘涛:现在的生物医药产业发展态势还是比较良好的,上海生物医药载体的需求有足够的量,我们之间应该说合作大于竞争的关系。另外,生物医药的产业领域非常广泛,细分专业赛道,专业化服务各有不同,这也是很好的错位选择,我们有日常联络的机制,同时,因为我们是上海国盛集团园区投资管理平台,国盛产投通过基金方式来投资建设宝山药谷,产品中心所以我们有很强的金融基因,更便于与风险投资机构进行合作。企业入驻宝山药谷之后可以实实在在得到什么?具体包括以下三方面:

一是,公用工程设施可以提供低成本的服务,节省了大家日常运营成本;

二是,我们有环保管家、安全管家、物业管家、实验室管家,在工程上直接的对接、管家服务,这类是围绕政府监管、审批行为进行,我们园区会提供很好的服务;

三是,深度市场化的服务,包括刚才说到我们的投资服务,融资对接银行、金融机构的服务,以及现在在做一些公共实验室的建设等专业化产业链条服务。

《21世纪》:目前推动创新研发也成为国内创新药企聚焦的方向,更是涌现了很多的创新药企聚焦First- in- class产品。在您看来,一个创新型企业它能够长远良好发展,关键要素是什么?如何实现高质量发展?

刘涛:现在我们与不同生命周期阶段的生物医药企业都有沟通、合作,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感觉到,当前的生物医药发展形势对于生物医药团队或者创始人提出了很高的挑战。从小型研发团队到生物技术公司,再到能够形成生物制药的公司,每个阶段对于创业者来说都有各自挑战。对此企业发展来看,从两个方面来考虑,一方面是一次性的成本考虑,另一方面是以后长期稳定运营时候的成本问题。企业如果产品上市了,下一步可能就是公司上市的路径考虑,如何打通融资渠道也至关重要。还有一些关键点在于政策审批,企业要想高质量发展需要和政府部门、药监部门做沟通、咨询、服务,尽快实现药品上市许可,这方面我认为也会为企业创造很大的价值,也是它成功的关键所在。

《21世纪》:据您观察,目前特别是本轮疫情之后,上海的生物医药产业发展形势如何?存在哪些机遇和挑战?

刘涛:在不同的生命周期阶段的生物医药企业,都能找到很好的、能够发展的空间,我认为这是我们很好的基础。此外,因为疫情的情况,我们也感觉到对医药企业还是有一定的影响。医药行业是以实验研发为基础,这需要人在合适的空间进行操作,这对实验研发科学而言也是有比较大的影响。另外,在医药的国际化方面,人员的国际化交流、投资的国际化、产业国际化等都受到了一定的影响。我们有的客户出口美国的单子受到了迟滞,导致订单被取消,这也是对企业有比较直接的影响。疫情对我们的信心是有影响的,很多在生物医药圈子的投资人投资更谨慎了,有一批优质的生物医药企业,因为投资人的谨慎,原来基本签订或者基本谈好的投资,可能因为种种原因延迟。在此呼吁大家,要支持生物医药企业的发展,谨慎的同时要提高我们的信心。未来上海也必将是生物医药产业发展的高地,生物医药产业依旧是永不落幕的朝阳产业。

《21世纪》:在疫情影响之下,以宝山药谷为代表的这些医药产业园区的出现,对于构建长三角生物医药产业集群有哪些帮助?

刘涛:我们明确要成为上海科技创新中心的重要承载区,从宝山药谷在推动生物医药发展的角度来讲,我们更加会从每一家企业独特性、个性化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例如,针对企业在融资上的问题,我们协调银行机构的支持,加大投资对接的力度。另外,我们会跟政府有非常好的沟通机制,能尽快实现政策的提前支付到位,优化现金流情况。此外,我们自己也在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帮助企业在租金支付、物业销售方面支付现金流匹配提供支持等。通过各方面的努力,实现一家家企业的成长,帮助每一家企业渡过一个个难关,我认为这就是我们的成功,也是我们主要的发力点。



相关资讯